产品导航   Products
> 立博在线官网 >  新闻资讯
一个民国县长的回忆:河南刀客有点狠“天门会”轻松攻进了县城
时间:2024-06-07 02:28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1927年2月,王振民奉张学良之命,来到河南汤阴县当县长,有了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。

  民国时期世道乱,老百姓要想尽办法生活下去。王县长一到这个豫北县城,就感慨这里“民风强悍”,甚至有“男子不当刀客,不算好汉”的谚语。所谓“刀客”就是土匪的意思,那时候豫北地区确实土匪多,和山东的响马、东北的胡子一样,都是时代所迫。

  就因为土匪太多,老百姓整天提心吊胆过日子,被逼无奈,开始组织自卫团体——红枪会。汤阴县的红枪会,是各村自行组织的,类似于民团。王县长初到汤阴的时候,觉得农民组织红枪会,是为了自保,于是大力支持甚至编为民团。

  但是没多久,他就惊讶地发现,地方上忽然又冒出了黄枪会、蓝枪会、白枪会、黑枪会、大刀会、小刀会、扇子会、提篮会、孙膑会、大仙会、黄沙会、清道会……大大小小二三十种枪会,各种各样奇怪的名字,实际上都属于红枪会的类型。

  不仅如此,每个枪会还有自己的“保护神”,据说连孙悟空、猪八戒都供奉上了。反正是一村一个枪会,互相看不顺眼,时不时来一次械斗。再往后,这些枪会也开始干绑票的勾当,这个枪会绑那个枪会,反正能来钱就行。这下热闹了,几乎天天都有绑票,天天都有械斗,枪会成了正儿八经的“刀客”窝。

  那这些枪会的实力到底怎么样呢?王县长进一步了解之后,大吃一惊。本来各村的枪会,最多两三支长枪,大多数都是拎着大刀片子、红缨枪,装备很差。后来呢,因为军阀之间连年征战,到处都是逃兵溃兵,红枪会经常躲在树丛、田地之中,看见溃兵就大喊大叫地冲出来,把枪缴了。有时候成连成营的溃兵都被缴了枪,各种枪炮、弹药、牲口、车辆,把枪会慢慢养肥了。

  有本地人告诉王县长,汤阴县民间藏匿的,不下20万支。这意味着什么啊,枪会的武器装备,比地方政府的警备队要好得多,王县长就算想清剿各地枪会,也完全没那个实力。所以,只能躲在县城里,看着地方枪会争来斗去。

  天门会的活动地点主要是林县山区,其会首原本是一个姓张的石匠,自称某一天到山上凿石头,竟然从石头中发现了一颗玉玺。地方老百姓都相信这个啊,玉玺就是皇帝的象征,张石匠于是自称皇帝,还说自己会符咒治病。

  周围的村民一听,纷纷前来朝拜归附,规模达到了几万人。张石匠很高兴,就封了宰相、元帅、将军,以及其他文武官员。另外,他的妹妹被封为公主,还在山里面搭了台子招亲,选驸马。因为传说手里有玉玺嘛,张石匠比其他枪会更容易拉拢人,规模越来越大。

  天门会和其他枪会一样,也通过抢劫溃兵,弄来了很多武器弹药,据说连机关枪和火炮都有了。这事儿不知怎么,就传到了张学良那里,他肯定不能容忍这么大规模的武装组织,于是下令追剿。

  王县长得了命令,却不知如何下手,毕竟汤阴枪会到处都是,而且都有实力。虽然张学良答应可以派兵过来,但真要打起来,说不定所有枪会都会牵连进来,那就乱了。再说了,东北军有些部队纪律也不行,万一剿匪不成,反而把老百姓祸害一番,王县长这个官也就不要当了。

  思来想去,王县长还是决定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,他一面向张学良报告,情况并非这么严重,枪会大多都是农民而已。另一方面,他立刻召集地方乡长村长,回去让老百姓把供奉的神案都撤了,最近少闹事。老百姓一听军队要来围剿,也明白王县长的一片苦心,纷纷配合,这次大灾难,也就躲过去了。

  王县长是奉系官员,按理说应该跟着军队撤走的。但是地方上的官员士绅,觉得王县长算是个好官,为汤阴百姓着想,于是纷纷挽留。最终,王县长决定,暂时留在汤阴,等西北军来了再说。

  西北军还没来,各村的枪会先闹腾起来了。一看没有了军队管着,原来还只是互相绑票,这下胆子更大了——天门会想攻打县城。这是在东北军撤离的第二天,王县长得到消息,天门会的一个会首,名叫姬玉富,带领着六百多人,浩浩荡荡往县城来了。

  这下王县长着急了,因为天门会人多装备也好,县城保安队只有20多名“老弱残兵”,4支匣子枪和6支长枪,还都破旧不堪。没办法,只能先让人把城门全都关闭,能撑一时是一时吧。

  当天上午十点多,天门会的人就来到了城门外。王县长带领县城中的士绅登上城楼,问这些人到底什么目的?下面的头领就说了:“听说城中的溃兵很多,秩序大乱,我们是来搜捕溃兵,维持秩序,保护县长的。”王县长一听,赶紧说:“城内没有溃兵,秩序安定,我也很平安,不需要保护。关城门是为了防止溃兵进来,不是为了防你们。不过你们这么多人带枪进城,会惊扰百姓的。”

  双方一直谈到中午,谈不拢。王县长不愿意开城门,天门会的人也不愿意撤退。虽说还没有打起来,但这么僵持着,形势还是很紧张的。此时,士绅们见天门会也不攻城,以为没什么大事,就拉着王县长先回去吃饭。

  事后王县长才得知,当时一部分士绅还在城楼劝解,没想到数十名天门会匪徒偷偷溜到了南门。当时城门也年久失修,门底下有很大的一条缝隙,这帮匪徒就趴在地上挤了进来。南门的守卫本来就不多,一时没注意就进来了七八个人,想阻止也来不及了。这帮人于是跑到西门,强行砸开门锁,把大部队引了进来。

  当时外面枪声四起,县府内一片混乱,所有人四散而逃。没过一会儿就有人进来报告,说天门会已经打开了监狱门,把所有囚犯都放了出来。王县长一听,这还了得,岂不是全乱了?于是,他立刻出发,想到街上维持秩序。结果还没出门,一群匪徒就来到县府,为首的抬手就朝王县长放了三枪。

  幸好这人枪法不准,没打中。王县长赶紧自报家门,说自己就是县长,不要乱开枪。那些匪徒闹哄哄地说:“我们好意来保护你,你倒关门不准我们进城!”说完,他们就一拥而上,长枪短枪红缨枪,一齐指向了王县长。

  这时,有两个人扭住了王县长的双臂,押着他往外走。刚走到大堂上,保安队队长和天门会会首姬玉富,就一起进来了。那姬玉富一看这情况,立刻大喊:“你们快把县长放开,谁让你们这样干的?”这帮匪徒这才纷纷散开。

  王县长对这些匪徒说,你们都是有家有地的老百姓,又不是真的土匪,干啥都要讲道理吧。现在兵荒马乱,虽然东北军走了,但西北军立马就会过来,到时候一看县城被一帮拿枪的人占着,会不会把你们当土匪?

  说到这,王县长看匪徒果然有所触动,于是紧接着说:“到时候西北军派大军来剿匪,你们几百人能抵挡吗?再说了,都是汤阴县的人,大街上认识你们的人很多,到时候列出个名单搜捕,一个都跑不了,还要连累家人。你们自己想一想,值不值?”

  匪徒们听完这些话,意识到他们确实莽撞了。实际上,这些人都是农民,听说汤阴的驻军走了,被人一撺掇,就想着进县城风光一下。现在心里明白了,还是早点撤了好。

  趁此机会,王县长提议,所有天门会的人立刻到岳王庙集中休息,不准随便外出;与此同时,王县长亲自安排城里的百姓做饭,送到岳王庙去;天门会派出一百二十人,和县里的保安队一去出去,追捕那些被放出来的囚犯。

  这安排合情合理,会首姬玉富听了也无话可说,直接照办了。当天,那些被放出来的囚犯,觉得县城肯定一片大乱,不会有人管他们,所以根本没有跑远,也没有故意隐藏起来。所以,绝大多数囚犯都很快被抓回来了。

  这一天真是惊险刺激啊,王县长虽没有做好赴死的准备,但也明白只要匪徒进城,老百姓肯定会横遭劫掠,说不定县城就这么毁了。现在的结果已经非常好了,至少城中百姓没有太大损失,尤其幸运的是无人因此丧命。

  劝退了一帮人,不代表其他人都老实了。接下来的几天,一直有传言某某枪会要进城,汤阴县城风声鹤唳、提心吊胆。后来,西北军终于来了,派了一个赵县长。王县长正是左右为难之时,赶紧让了位,结束了县长生涯。

  因为战通混乱,王县长又在汤阴滞留了一段时间。各地的枪会愈发猖狂,不仅抢劫绑票,甚至开始拦截部队的粮草辎重。后来把西北军惹恼了,派兵前来剿灭,枪毙了不少人,才终于让枪会老实一些。

  从王县长的回忆中可以看出,当时军阀混战给地方带来了巨大的影响。首先就是“民匪不分”,忙时种地、闲时打劫竟然成为惯例,实在是难以想象。再者就是地方管理不易,几百人的枪会就能随便攻进县城,若此次不是王县长说服匪徒,城中百姓肯定遭殃了。

相关新闻